暮鼓晨钟-河工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入住
查看: 5319|回复: 20

[原创小说] 马桥(一)

[复制链接]

141

主题

2

听众

3万

积分

七世轮回

一个忧郁的栖居者

Rank: 4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80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10-14
威望
27047 点
金钱
91579 HGB
注册时间
2006-6-3
积分
31602
记录
9
日志
3
帖子
2982
精华
9
好友
50

宣传大使奖 论坛活动积极奖 宣传大使奖Ⅱ 周年庆突出贡献 解甲归田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09-9-13 10:49:36 |显示全部楼层
马桥,就是牲畜交易市场。在通往南北要道的塞北小城,在阴山山脉与燕山山脉的接头处,坝上坝下的风界口,草原文明与农耕文明的交融点,汇聚于此形成一座小县城,一条古老的商道贯穿南北,旅蒙商人与当地二道贩子聚集于此。
  小城地处坝上高原,坝头虎头崖虎视眈眈,地理地貌上即为交通要塞,且宜养殖牲畜。副业带动一方经济,经济非经世济民,而是经民济贫。因此得天地之便利,便有了马桥。一个牲畜交易的市场,把这个交易市场称之为桥,倒也生动形象,鲜明贴切。

  《县志》记载:“本县产牛马猪羊,营业此者,向赴口里……”县城成立马桥,买卖牲畜,因地利之势又因地得‘天闲雏牧之场’之名,畜牧业迅速发展,民国初年,驻扎此地的奉系军阀,整编中撤下两个骑兵团,撤下骑马需在此地出售,当时县衙当差者孙老六组织六十多名牙纪在县城的西北角成立马桥。六十多名牙纪在桥上栓有绳子,自此,马桥正式得到初步发展。

  因塞北口外方圆百里,仅此一处,马桥亦可称之为“坝上马桥”、

  民国年间,作为口外外管的徐老板来马桥召集马牙子开会,提出由他来包揽马桥,他认为,马桥上那些牙纪尽是些拾大粪的人,既当不了牙子,又开不了店。省里一位绅士张志远代表马牙子的意见,拒绝了徐老板的要求,一场官司下来,徐老板败下来。

  自此,坝下牙纪从此不准进入坝上马桥,所以马桥的牙纪都是当地人。

  解放前,马桥声誉远播,客商远至上海,河南,东北三省,近至天津北京,群体大到旅蒙客商,小至牲畜贩子和当地的农民。

  秦元就是这样的一个牙纪。说起牙纪,就是以看牲畜口齿,说合买卖双方成交的人,分为马牙子,牛牙子,驴牙子等。而马桥上的牙纪大部分是马牙子,同时也兼做其他牲畜交易,这些人大部分是城内无正当职业的游民们,因找不到工作,经保人作保,在桥上栓条绳子,就当起了牲畜牙纪。

  秦元是从小就随着父亲秦汉山走内蒙闯西口过来的,他打小就学着团弄牲口。很小的时候还上过几年的私塾,也算得能够识文断字,秦汉山经过父辈传下来他这一脉牙纪已经算得第三代,到得秦元这一代已是第四代。秦汉山兼着牙纪公会的一个不算大的职位。公会领导多是地方豪绅和有钱有势的人,他们有的开马店有的开着粮店,或者是其他店铺,徐恒是这个公会的会长,掌管着会里一切大小事务,大到马匹成批购入售出,小到哪家在马桥上应说合不合而产生的矛盾纠纷的解决,都要经过他之手,并从中抽取一定的中介费。徐恒也是从牙纪干起,半辈子的牙纪生涯使得他逐渐殷实起来,慢慢的便德高望重,众人推举当起了工会的会长。在城里,他就有大大小小五家店铺,粮店,马店,布匹店,几乎城里最赚钱的行业都让他涉猎到了。他还和当地的官僚有相当不错的关系,里里外外打点的很是周详。

  秦元二十多岁,外表精干,一双深深地眼睛黑亮中透着狡黠,面色红润,方形脸盘,浑身上下无可挑剔,一身的精气神。街坊邻居都叹息这孩子没有好好上学堂算亏了这身架子了,这身材可以算是一表人才,人又聪明。什么东西一学就上手,而且比教他的人还要出色。父亲秦汉山十分十分看好这唯一的亲子。

  秦元追随父亲从小团弄牲畜,把父亲那点活计学的都八九不离十了,加之上过一些学,与人交往,会面交谈,谈吐举止有风有度,使听他说话的人深深信服。他不仅能麻利地识别牲畜的口齿,毛色,产地,而且能说出每头(匹)牲畜的性情,力气,出肉多少,而这些牙纪惯用的伎俩外他更神得是看一只马能出多少肉,上下不差一二斤。

  买卖牲畜的人,为什么非要经牙纪做介绍呢?这是因为,中间没有牙纪吹捧拉拢就不易成交,买卖双方直接交易,卖方只怕要的少,尽量多要;买方只怕出得多,尽量少给。致使买卖双方不能相互信任,而交易失败。更重要的是买方不清楚卖方的牲畜是否正当来路是否是偷盗拐骗来的或是有暗疾的牲畜。上当受骗,更甚者是因此而惹上不必要的官司。有牙纪从中介绍,既不易上当受骗又容易成交,省去买卖双方不少不必要的麻烦。

  牙纪总是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说得买主心服口服,不得不买;说得卖方头头是道,不得不卖。

  秦元这天早早的起来,起得比平时都要早。干牙纪这行非常辛苦,秦元继承了坝上人吃苦耐劳的本行,每天清晨天刚蒙蒙亮就打着马灯跟随父亲上了桥。今天父亲没有来,他自己一个人来的。

  每一个牙纪都会想方设法拉拢卖方往自己绳子上栓牲畜,为了招揽顾客,为了多挣一点佣金,为买卖双方说合得口干舌燥;下桥后还要东奔西跑寻买客,找卖方,给买卖双方牵线搭桥。

  “喂,元子,今天又来了个大清早呀,真是无利不起早。”老孙三在桥上拴着绳子。

  “你爹今儿咋没来呢?”老孙三拴好绳子后走到他跟前。

  这个老孙三在马桥也算出了名,人滑头,从一次买卖中抽取的佣金比别人两次都抽的多。在桥上熟了的顾客都对他忌惮三分,上过当的从来都不在他那里经手牲口,他声名狼藉也只能哄骗一些外地初次来马桥做生意的生人。

  秦元讨厌这个人,没有正眼去瞅他,但是毕竟是和他爹多年一起做过生意的先辈人物,他把绳子拴好后,回了老孙三一句:“俺爹今天不舒服,俺替他出一天。”

  “昨天不是还好好地吗?”老孙三问。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昨个儿,没卖出去的牲口今儿个没准就易了买主呢。”秦元本想说,昨个儿你又坑了人家多少钱,今儿个不就不用出摊子了。但是他没说,毕竟是是先辈,说多了人家不但不高兴反而对自己也会有不好的影响。没必要跟这种人去计较。

  “哦,是这样啊。你一个刚出茅庐的小毛孩能撑的起来?”老孙三带着嘲笑的眼神。

  秦元抬起头来看看他,天空出来了鱼肚白,向着东方日出的地方,朝霞染红了天的底色。晨曦微熹。

  “今天起俺父亲不再管俺了,俺要在这里开山立户。”秦元有些激动。

  “那你的保人呢?”老孙三有点不敢相信。

  “保人就是俺爹。子承父业,不应该吗?”秦元可以算是客气。

  “呵呵,多好的一天,一个毛头小子要正式当个牙纪了。”老孙三狡黠地笑着,表面上夸奖秦元,实则为自己又少了一个竞争对手秦汉山而暗自高兴。

  作为公会会员的秦汉山昨晚领着自己的儿子秦元拜见了会长徐恒,说明了自己将金盆洗手,以后马桥上的事将由儿子秦元一手打理,徐恒略带挽留之意,最后还是叹息着答应了秦汉山的要求。

  “俺也上了岁数,腿脚不灵便了,再说元子也大了,经他手俺也没什么可担心的,趁着年轻多练练手,俺年轻的时候大同黑煤窑钻过,西口也走过,二连也去了,该是他闯闯的时候了。”秦汉山娓娓道来,说尽了自己这些年的艰辛经历。

  徐恒听得动容,不禁感叹:“我们都老了,留给他们后辈人吧。”

  秦汉山说了些如何如何照顾秦元的事情,秦元初入行情,请徐老板多多照应的话对徐恒。徐恒看在他为自己跑动跑西多半辈子的情分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郑重地答应了秦汉山的请求。

  徐恒用他那双精明了半辈子的生意人的眼光仔仔细细大量了这个由秦汉山领进来的小伙子。

  “嗯,有你老秦年轻时的影子,这孩子错不了,大有可为啊,或许比之更甚一筹。”徐恒满意地点着头。

  “谢谢徐伯伯的夸奖,俺一定会好好干这一行的。”秦元颔首说。

  秦汉山带着秦元拜谢了徐恒后回到家里。

  “明天你一个人出师吧。”秦汉山对秦元说。

  “爹,您真的退出马桥啦?”秦元想着看看还有没有一丝缓和的机会,他爹半生心血都用在这个被别人歧视的二道贩子,马牙子,二流子的职业上,现在突然撒手,一定是有内情的。

  “俺老了。”秦汉山随口说。

  “这恐怕不是您的理由吧,您一定有什么别的什么事情。”秦元追问道。

  “没,没啦。俺对你放心,带了你也有五六年也应该带出手了吧,你不会给俺丢脸的。”秦汉山以这样的儿子为豪,知道他可以胜任的。

  “爹,是不是娘的身体?”秦元知道这个多年在外奔波的二道贩子爹有多少个春节没有在家过过,有多少个日夜都是娘一个人独守空房,一人操持着一大家子,喂猪喂牲口,割草锄地收庄稼,一个人带大了他的大姐和二姐,甚至在操持大姐二姐的婚事上都是娘一个人包揽的。爹对不住这个家。爹这次的退出是想多陪陪娘。娘现在身上落下病根了。大姐二姐也都嫁了人家,家里没个人照料不行。作为爹的唯一传人的秦元知道,爹把这一切都交给了他后,以后也能好好地陪着娘了。

  秦元肩负着重要的担子,撑起一个家,撑起一片事业,并且为自己赚够钱能娶上一房媳妇。父亲没有为他积蓄下多少东西,虽然走南闯北揽下不少活,那点佣金为了撑起一家人的生活,为给娘治病,早已点儿朝天了。

  秦元下定决心要干出一番事业。他这些仅隔了一夜的飘渺的思绪又回到了现实当中。

  “孙伯伯,您看,您和俺爹都是走北闯南一起闯过来的,现在俺爹洗手不干了,把这摊子交给了俺,以后还得承蒙您老的关照呢。有什么不懂得地方俺还得多请教您老,俺爹之前有什么对不住您老的地方也请您多多担待。”

  “哪里话,大侄子,你就是有什么不懂得地方,尽管来找俺。”老孙三保证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以后就是有什么现成的活俺都会让给你的,让你也多入入行情,知道这里的水的深浅。”老孙三这是话里有话,他想借此虎一下秦元,让他知道淌着水的深浅。

  秦元知道老孙三的意思,否则他不成了傻子了。“孙伯伯,多谢您老指点。俺真是听您老一句话胜看那十天的书啊。”秦元笑了。

  “老孙三,你这是又在调教谁家的孩子。”从桥上门口进来一个满是络腮胡子的大汉,这汉子叫刘庆林,为人诚实,从不敲诈买客,买客对他都相当敬重。别看他一身魁梧,满手是劲,五大三粗的,待起人来还是很热情的。一般到过桥上的人都知道刘庆林的名号,还有他开业的“人和马店”。

  “哦,这小子是秦汉山家的小子。这秦汉山有福,后来得子,有了个添香火的。”(小子:乡间俚语,儿子的意思。)老孙头在刘庆林面前可耍不起半点奸猾来,这应该叫一物降一物才对。他这个欺软怕硬的性格刘庆林早已摸透,别人忌惮他的奸猾,而他却忌惮刘庆林德拳头。

  “哦,秦汉山家的。”刘庆林自语道。

  接着他走到秦元身边,“你爹怎么没来?”

  “俺爹不来了,以后可能来得也会少的,现在俺是牙纪。”秦元颇有自信地说。

  “哦,知道了。你爹把活计袭给你了。”刘庆林说。

  “嗯,是的。”

  “你以后叫俺刘哥吧,俺看你也二十多出头了吧,俺今年而立了。”刘庆林待人一向热情。

  “好的,刘哥。”秦元说。

  “今天一大早的人很少,我们先到桥下吃点饭填一下肚子吧,填饱了才好喊上几嗓子的。”刘庆林提议。

  “好呀,今天是你刘大善人请吃?”老孙三向刘庆林讨趣道。

  “嗯,今天看在刚结识小弟身上,便宜你了。”刘庆林厌烦地说。

  他们来到外面的一家地摊上,要了一些羊蹄子,羊杂碎,又来了三份羊汤,叫了十根黄灿灿的油条。

  三人坐在地摊边的桌子上,等饭的功夫随便谈了起来。

  “刘哥,你入行多少年了?”秦元耐不住好奇地问起来。

  “俺应该有十五年了吧,俺比你入行早。那个时候没办法,为了混口饭吃,只能硬着头皮招揽生意,开始那叫个惨淡,一桩生意没谈成,最后还是你爹给了俺个机会,俺永远都会记得的。你爹算得上老辈儿了。”刘庆林感慨。

  “怎么就不做了呢?”刘庆林问秦元。

  “他老上了岁数了,想在家过那后半辈子。”

  “赶明儿一定去拜访一下。”刘庆林说,“你老孙头是不是也该退隐了?”刘庆林转身问正在等锅里羊蹄子的老孙三。

  “你说什么?刘大侄子。”老孙头觉得自己又占了便宜。

  “谁让你这样叫俺了。”刘庆林看不惯他那跋扈的样子。

  “你俩都称兄道弟了。俺这不就长了辈分了,谁让元子喊俺伯伯呢。”老孙三甚是得意。

  “哪有您这样拉拢的,生意都跑了,再说也用不着您老来套近乎啊。”刘庆林反驳道。

  “饭来了,赶紧吃。”老孙三不管这套那套的,只要有便宜占就行。

  羊蹄子,羊杂碎,羊汤,简直就是羊肉大全了,到处都弥散着羊的腥膻气味,直沁到人的全身毛孔,拿起吃上一口,那味儿就会全然混入血液里,吃上第二口第三口,那味道就和自己的人肉味儿一样了。再也不会因混沌不开而反感这种味道了。

  秦元早已习惯,自打跟随父亲走西口就习惯了。
知晓...

文字里的世界......
{徐晓文}
美丽在那里?

我伸出双手,

掬到的
却是一片冰凉的花瓣

141

主题

2

听众

3万

积分

七世轮回

一个忧郁的栖居者

Rank: 4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80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10-14
威望
27047 点
金钱
91579 HGB
注册时间
2006-6-3
积分
31602
记录
9
日志
3
帖子
2982
精华
9
好友
50

宣传大使奖 论坛活动积极奖 宣传大使奖Ⅱ 周年庆突出贡献 解甲归田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09-9-13 10:54:52 |显示全部楼层
马桥(二)

 牲畜交易有淡季和旺季之分,冬春为淡,夏秋为旺。也受气候,经济等的影响,若遇到严重的旱灾,颗粒无收,“人无粮食吃,马无饲草喂”,这样的季节马桥往往异常的兴旺,那是因为农民连自己都养活不起,赶上农民出售大批骡马,桥上就会热闹一番,这是一个恶性的怪圈。解放前一阵子,土匪二帮子出没无常,扰乱了人们的正常生活,桥上的牲畜交易曾一度暗淡,牙纪们的生活也就很惨淡。解放后的几十年间,桥上渐渐恢复了生机,日趋发展到现在的规模。
  “元子,你知道咱们牙纪交易时最注重什么吗?”刘庆林一手拿着羊蹄,一手捏着根油条问秦元。

  秦元放下手上的油条,慎重地说:“我觉得我们最看重的要算信誉了。”

  “说得很对。”刘庆林及其赞扬地对他说,转而对正在狼吞虎咽的老孙三说:“你说呢,孙伯伯?”

  老孙三停顿了一下。嘴里吧唧吧唧地嚼着羊蹄筋,使劲咽了下去,喉头蠕动着凸了一下,就着羊汤喝了一口,“嗯,有道理。”然后埋头继续他的吃相。

  “牙纪为了介绍交易,从中得到佣金,虽十分注重信誉,可是为了追逐佣金,就不得不使用说假话,吹捧,拉拢,利诱的手段。我们最讲究的是仁义礼智信,而一旦失去了信誉,便失去了一个做人最基本的本性,这样是做不好一个牙纪的。”这话像是专门针对孙老三的,同时又是在告诫秦元要做一个以诚信为本的牙纪。

  秦元颔首示意,十分认可刘庆林的话。

  接着,刘庆林又说:“知道我的马店为何叫做‘人和马店’吗?”

  秦元早已从父亲秦汉山那里得知,刘庆林年轻图志,三十出头就开起了马店,而立之年能开得起马店的人在城里头没几个,而刘庆林算头一家,他的诚信和精干使得马店的生意蓬勃发展。坝上的马店是随着马桥的出现而逐步建立起来的,因牙纪在桥上拴绳子,须由有字号的马店作保才能取得买卖双方的信任,民国年间县城里已有马店三十余家,而到了解放后的几年间,马店已经发展到了大小百余家。刘庆林的马店就是在这个时候兴起的。此外,在马桥上较知名的马店还有费永生的“恒春店”,罗玉的“玉生店”,张世本的骆驼店。这些店主都在马桥上拴有绳子,既是店家,又是牙纪,专门为买卖客方服务,介绍交易,从中取得佣金,凡是远近买卖牲畜的来客都住在马店,店家4热情款待来客,象征性地收些店费,为得是招徕顾客,多得佣金。

  “人和马店”取名祥和,以人为本,以信为重。刘庆林就死靠这字号发迹起来的。

  “人和马店,天时地利不如人和,人和为重,信誉为本。俺想,这就是刘哥您发展到现在而一直兴旺的原因吧。”秦元分析着。

  “嗯,不愧是秦老伯的儿子。很对。”刘庆林赞许地说。

  老孙三吃完后啧啧嘴,对他俩有种不屑的神情。

  “俺吃完啦,不和他俩个扯淡了,这饭钱就由刘大侄子来付吧。俺先照料生意了。”他对摊主老板说,然后笑呵呵地对刘庆林说:“庆林大侄子,孙伯先走一步,寻主儿去了,真是要谢谢你的饭了,赶明儿一定补上。”

  “那您先忙您的吧,真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主儿。”刘庆林揶揄他,继续和秦元谈论了起来。

  “干咱们牙纪这一行很苦。你要有十足的劲头,重要的是有颗会想事儿的脑袋瓜和一张磨不烂的嘴。”刘庆林对秦元循循善诱。

  “嗯,这个俺知道,这些年在外跟着俺爹干也不是喝白开水的。”秦元说。

  “呵呵,那就好。”俩个人聊的甚是投机,吃完饭后,刘庆林给了摊主钱后便起身回到桥上。

  马桥此时已是人头攒动,那些头戴跟土坷垃一样颜色前进帽的买卖家们各自到场,这些人里有穿着黄大衣,有穿着宽袖大皮袄,满头满脑泥土腥子味道的买卖双方,有牵着骡马的,有拿着缰绳的,牵着骡马的多半是卖家,左顾右盼地寻找着合适的牙纪;手拿着缰绳的也多半是买家,四处环顾打量着牲畜的优劣,观察它们的年岁,毛色和体格。

  这里鱼龙混杂着各色的人,有钱的大牲畜买家头戴精致的八角帽,身穿绸子大棉袄,在土灰色的买卖人群中独树一帜,大有鹤立鸡群的势头,让人一看就是个大主儿;而那买来为了使役或孳生下驹的农民买家们则是细心得不放过任何一匹马,他们精心挑选着最壮实,最温顺的马作为自己的坐骑,或者使役顺手的家畜。

  这时,牙纪就需要观察每一个人的动向,还得问明买主用途,是骑乘还是使役,是宰杀还是孳生下驹,然后介绍合适的牲畜,如说骑乘,牙纪就说卖方的马身材如何好,蹄腿如何利落,毛色如何光溜,性情如何温顺,口齿如何年轻,跑得如何快,走得如何稳;如买家说是做拉车滚磨的,牙纪就说卖主的马体格如何强壮,性情如何老实驯顺,老婆孩子都能使唤,进门就能当家;如买主说买来宰杀的,牙纪就说卖方的马体格如何大,膘如何肥,肉如何厚;如买家说买来能孳生下驹的,牙纪就说卖主的牲畜如何高大,如何容易怀驹,下得驹如何好,牙纪总能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得买主心服口服。

  等买卖双方看中之后,最关键的就是谈论价钱这一环节。牙纪说合得买家有了诚心,卖家有个诚意后,不算得成功,关键是看交易能否继续进行,能否从中抽得佣金。

  卖方要价,买方给价,都不能直接明说,要在牙纪的袖筒里摸手指头。这里每一个人都穿得宽衣大袖,正是为了摸手指方便。

  国有国法,行有行规。马桥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就是买卖双方成交之后不对外宣,而牙纪抽取的佣金为买卖双方各自给付的2%,买卖双方只要经牙纪讲定价钱就不准反悔,每次交易只能在袖筒里进行,这也就形成了固有的一些行业暗语。

  一至五的数,分别伸出指头数为代表,六至九的数分别是挠,撮,叉,勾。这些手的动作能表示任意数字,根据市场行情和牲畜数量、质量,买卖双方都能心领神会。此外,牙纪还用口头的暗语来表示数目,一至九分别是:可子嘎,门子嘎,朱子嘎,周子嘎,拐子嘎,佘子嘎,里子嘎,午子嘎,老王嘎。

  秦元对这些早已熟稔于心,并且深谙此道。

  马桥上人马越来越多,就像是久远时候校兵场上的骑兵队,但这队人马是群散兵游勇。马桥这个大的牲畜交易市场,一进门后便是几十进的石刻马桩子,并排拉开,就像是墓地,那些黝黑的马桩子便是牙纪们拴绳子揽生意的摇钱树,马桩子全部由当地的一种黑石经工匠们雕琢而成,简单一些的上部凿出一个孔洞,被叫做“眼儿石”,这种“眼儿石”多为当地人拴牲口用,大半截夯在地下,相当结实,那个跟眼儿一样的孔洞便于拴上缰绳;而打造华丽精致一些的则是在石桩上雕有石狮,马首,麒麟兽等雕像,甚至有些有年头的马桩子上还铭刻着曾经使用过此桩的主人的名姓。马桥由来已久,虽不是什么正式的场合,但也沾染了历史的尘埃。简单的几根深埋于地下的桩子,一片开阔的场地,便繁华兴衰了多少代人。

  此时,马桩子一字排开像极了那高高矗立的墓碑,见证了几代人的兴衰。

  秦元从马桩子上紧了紧缰绳,眼下还没有招徕生意。这时走过来一个农民装扮的青年,他手里牵着一匹枣红色的马。青年个头不高,身材瘦削,那匹马比人还要瘦,几乎没有多少膘。这是老孙三掮客过来的。老孙三一看这马的身段毛色,便皱起了眉头,知道自己不会从中得到多少油水,便来了个顺手人情,也是来看看这个初出行道毛头小子秦元的笑话。大凡牙纪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这匹牲畜多少行情,有没有余地可谈,能不能回旋得到更多的佣金,就是那种一眼能看得到底子的人,几乎离伯乐几步不远。这个老孙三人算坏到了极致,表面上也说得过去,在行情中叫做“拉弓射箭”,帮助别的牙纪说合成交,并且成交后可以得到一部分佣金。若不成交,则探清了秦元在行情中的分量,真可谓一箭双雕,他让秦元说合交易,自己在一旁帮腔,既不费力又可以从中争取一定的利益,还可以落下秦元一个顺手人情的美名。

  “大侄子啊,给你介绍了一笔买卖。”老孙三得意地说。

  “孙伯伯,您老怎么不留着自己出手呢,以您在马桥的盛名。”白原抬头看了看老孙三。

  “俺这不是照顾你吗,看你一天还没有开张,送个人情呀。”老孙三煞有介事。

  “谢了您呢。”秦元走了过来,依照多年从父的经验摸了摸那马的蹄腿,又捏了捏马的鼻梁,再看看毛色,心里便有了数,他对那个牵马的青年说:“这马,最多也就这个……”说着把手揣到青年的袖筒里。

  青年农民一脸茫然,俨然一副不懂行情的样子。秦元看出来了。

  “你不懂行情?”秦元问他。

  “你懂,俺这是急着用钱才来这里卖牲口的。”青年农民一脸哀愁地说,他已是极不情愿地出售掉自己的牲口,无奈的表情使得秦元有些为之动容。

  “急着用钱也不能非得贱卖掉,你要知道这马现在在这里卖不上价钱的。你看看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俺娘病了,大病,急着用钱,也只能贱卖了。俺没别的法子。”青年忧伤地说着,土蓝色的家做棉褂子棉絮都漏了出来,衣衫褴褛,捉襟见肘。

  “哦,那你要是非卖不可,也只能贱卖了。”秦元和他说出了实情。

  “嗯……嗯……也只能贱卖了。”老孙三载一旁附和,有些幸灾乐祸。他对秦元的表现颇为吃惊,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子看来不失他爹秦汉山的风范。

  秦元走到老孙三跟前,伸手进了他的袖筒子,“这个数,孙伯伯您是行家,看看我估的还成吗?”

  老孙三啧啧地称赞,“到底是虎父无犬子,名师出高徒。我看也就这个数。”

  然后秦元走到青年农民身边说:“直说了吧,俺这也是坏了我们马桥的规矩,没有明价的,看你也不懂,两千,最多也就这个数。”

  “你看成还不行,这样货色的牲口,很难有人能相得上。”秦元又补充道。

  “嗯,就按您说的来。”青年农民现在一点主见都没有。

  “好的,那先把你的马拴上去吧。成与不成还得买客说了算。”秦元接过青年农民手里的缰绳,把马拴到桩上,等待着买客的到来。

  他从兜里掏出一包大境门牌香烟,递给老孙三一支,然后又递给青年农民一支,“先抽支烟,等等再说。”

  青年农民点燃了烟卷,吧嗒吧嗒地撮了起来,秦元给老孙三点燃了烟,带着恭敬对他说,“孙伯,谢谢您给我出手了一桩买卖。”

  不一会儿,秦元的马桩子便走过来一个人,这个人也是一身的农民的打扮,他左瞅瞅右看看,盲目地搜寻着合适的牲畜。

  秦元看着他走了过来,便叫住了他。

  “老哥,来这里看看。”

  “嗯。”这个比秦元长了十多岁的农民看着桩子上拴着的枣红色马,看一眼便皱起了眉,“太瘦了,太瘦了,不好不好……”

  “太瘦?一分价钱一分货嘛,您给个价。”

  “看这毛色,不光溜,再看这身材,都皮包骨头了。”秦元知道也算是遇到行家了,不敢怠慢。

  “您别看它的膘,膘也是喂出来的,多加草料,也可以慢慢补起来的,您来瞅瞅它的牙口,年轻。您再看看这蹄腿,够利落吧。”秦元说得头头是道。

  “膘回家贴上几袋饲料,加上好的青草,几个月下来就能起来了。”

  “说得也是。”相马的农民认同地说。

  “您告诉我买来作甚,要是宰杀拉大磨犁地,您也别在这儿费口舌了,到别家看看;要是您看的长远为了能孳生个小驹,或用来骑乘的,那您牵回去养个个把月的,保准没错。”秦元说得都有些口干舌燥。

  “嗯,俺是用来下个小驹什么的,平时也不大使唤。”

  “这不就够了吗?您开个价吧。”

  老孙三和那个年轻的农民在一旁看着,老孙三现在觉得,在他面前的这个新手,有着超乎他想象的精明,比之秦汉山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他后悔给他介绍这样的生意。自己虽不挣多少佣金,能卖出去就结了,干嘛非要来看秦元的笑话,到头自己却成了笑话。

  秦元把手又一次伸进了相马农民的袖筒里,“卖家说了,这个数。”

  “不行不行,这个数。”相马的买客反驳道。

  “不行,卖方是遇上急事需要钱,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太高了,再来点余头。”相马的说。

  “您一看就是行家,咱明人不说暗话,您看看它的牙子,也就两岁半,正是力壮长膘的时候,长成这样也不容易了。就是因为家里供不上料才瘦成这样的。到了您家里供上好的草料这马保管是个壮实马。”

  “呵呵,我就一庄户人,手头缺个牲口,来相一匹,没什么行道。你合适了我就码钱。”这人比较干脆。

  “一看大哥就是个干脆人,怎么称呼?”

  “王永吉,庙滩的。”

  “来来来,王哥您先歇会抽支烟。”说着秦元递给他一支烟。

  这会儿。马桥热闹了起来。有买卖双方僵持不下叫到一起,大声唱价,声音充斥着这片北方的天空,乡土话带来的聒噪没入了乡土长空穿透了云层。

  “您过来捏捏这马的鼻梁,很可能有驹子。”这话一说出口,就连老孙三都吃惊,这话不是诳人家的假话吗?马的鼻梁他老孙三也是摸过的,没有什么马驹之类的迹象,更何况这么瘦的马能怀的上驹子?老孙头不信。

  相马农民走了过去,仔仔细细摸了一把,脸渐渐露出喜色。“嗯,还真是有驹子。”

  青年卖家说:“种马的时候大概有两个月的时间了吧,应该是怀上了驹子。要不是急着用钱我也不会卖的。”

  相马的有点动心了,还是犹豫了一会儿,便说:“好吧,咱们都是爽快人,成交了。”

  秦元为自己做成了第一笔买卖而高兴。相马农民开始码钱,钱在大袄最里面保护得严严实实的口袋里装着,他掏出厚厚的一摞,点了点,两千二,递给秦元。

  两千二,售出一匹瘦马。那些正常的吗最多也就两千五六左右,成色特别好的才三千出头。这比他和年轻农民说好的两千要多出二百块钱的余头,其实这也算牙纪从中牟利的一种手段,用行话说这叫压杠子。买主和卖主在交易的时候并不直接接触,由牙纪先问明卖主价钱再把价告诉买主,买主还价后,再告诉卖主,牙纪向买主多说,向卖主少说,交易后的差价,就装入自己的腰包,还要挣得一份佣金。

  相马农民付了价钱和佣金后满意地把马牵走了,青年农民看着渐渐远去的马儿有些不忍心,终于还是眼睛一酸控制不住,抽泣了起来。

  “俺的马儿呀。”

  “你知道我们的佣金是按2%收取的,看在你娘生病急着用钱的份上俺就给你免了。今天是俺一次生意,你也是俺第一个卖家。”秦元把码好的钱递到青年农民手里。自己只留了一份买家的佣金。

  “两千二,这二百……您还是拿去,俺说的是两千,不管谁买都是两千,这二百我不能要。”青年很坚持。

  “给你娘看病要紧,啰嗦什么。”秦元对他的忠厚和磨叽有些不耐烦,其实心里也酸酸的。

  “今天你遇上贵人了,还不快上去谢谢。”老孙三领教了秦元刚才那一手,那绝对是精彩,他惊呆了。

  “谢谢。”年轻人深深鞠了一个恭。

  “赶紧回去给你娘看病吧。”

  “嗯,好的。您叫什么名字?俺的恩人。”

  “秦元,牙纪秦元。”

  “谢谢你,秦元哥。俺叫刘献庭。”

  说完,青年农民刘献庭走了,对于今天遇上秦元他显得很激动。

  “孙伯,您看,我是不是有点心软?给您,这是您应该得的。”说着秦元把那二百块钱双手递给这个掮客。

  “大有前途,大有可为啊,大侄子。我这个老不死的不行了。”老孙头没有接他的钱。

  “这是你第一笔生意,我怎么能要呢?拿回去。就当是我给你爹带点礼物吧。”老孙头现在觉得很理亏。他觉得现在对他来说耍滑头是行不通了,不比过去的旧社会,投机倒把,为追逐那点佣金利诱,拐骗,假话连篇……他现在有些后悔。

  他对秦元该刮目相看,前辈不如后辈了,真是一代更比一代强。

  老孙三感慨一辈子坑蒙拐骗也没能发个家,假话,吹捧,拉拢,利诱在这个新时代下是行不通了。

  秦元执意要给老孙三钱,老孙三羞愧难当,硬是没有接受。

  再说,这是秦元应得的那份酬资,出于仁义没收卖方一分钱,而仅收了买方的佣金,这种胸襟在交易场上是少有的。

  在阴山山脉与燕山山脉的接头处,坝上坝下的风界口,草原文明与农耕文明的交融点,汇聚于此形成一座小县城,一条古老的商道贯穿南北,旅蒙商人与当地二道贩子聚集于此的马桥上,一个年轻的马牙子开始了他长久的营生,他将秉持着“仁义礼智信”的承诺,开始他的牙纪生涯。

  岁月悠悠,商道沧桑。在这个小小的县城,这座小小的马桥上,为着自己理想奔波着一个年轻人。

  若干年后,当有人问起当地最有名的牙纪时,知道的人都说:“秦元,牙纪秦元。”还有他开的“元信马店”。

  完稿于09年8月
已有 1 人评分威望 金钱 收起 理由
喜欢说切 + 100 + 300 精品文章

总评分: 威望 + 100  金钱 + 300   查看全部评分

知晓...

文字里的世界......
{徐晓文}
美丽在那里?

我伸出双手,

掬到的
却是一片冰凉的花瓣

253

主题

2

听众

9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15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6-12
威望
46619 点
金钱
181095 HGB
注册时间
2008-4-5
积分
91837
记录
33
日志
24
帖子
4068
精华
58
好友
86

本期优秀斑竹

鲜花(33) 鸡蛋(0)
发表于 2009-9-13 12:07:17 |显示全部楼层
难得的佳作,语言平实却很利索,老道不失特点,唯一的缺点就是事件单一了点,只有一件事情便结束了,意犹未尽
可怜的月亮爱好者

141

主题

2

听众

3万

积分

七世轮回

一个忧郁的栖居者

Rank: 4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80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10-14
威望
27047 点
金钱
91579 HGB
注册时间
2006-6-3
积分
31602
记录
9
日志
3
帖子
2982
精华
9
好友
50

宣传大使奖 论坛活动积极奖 宣传大使奖Ⅱ 周年庆突出贡献 解甲归田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09-9-13 12:39:45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其实写之前重点不是集中在人物上,而是想通过人物反映这一方地域,一方风情,其中人物属虚构,但是这个地方还是真实的,平实却不够深厚,单纯的记述会失掉历史的色彩。至于功底还有待于提高。再次谢谢品评及加精。感觉脱离论坛很久了,回来看看随便献上拙作,咱们论坛能坚守下来的着实不少,我是个例外,呵呵,欣慰的是咱们论坛现在是人才辈出呵。
知晓...

文字里的世界......
{徐晓文}
美丽在那里?

我伸出双手,

掬到的
却是一片冰凉的花瓣

183

主题

1

听众

4万

积分

七世轮回

Rank: 4

签到天数: 78 天

[LV.6]研二僵尸

在线时间
175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2-5
威望
31635 点
金钱
24951 HGB
注册时间
2008-5-27
积分
45061
记录
41
日志
9
帖子
6759
精华
0
好友
190

大富翁

鲜花(15) 鸡蛋(0)
发表于 2009-9-13 14:53:36 |显示全部楼层
锦文从哪里看到了这些风土人情呢?听到了这些以前的事?
说的我很想到这样一个有着历史痕迹的地方去看看。
看到秦元要给那个青年人钱的时候,都要哭了。北方人哪!憨厚淳朴!我想应该是这样的。
励志的话
1、看不进书的时候就照照镜子。
2、看不进书的时候就看看银行卡余额。
3、看不进书的时候就想想新婚姻法

480

主题

15

听众

15万

积分

VIP

风流倜傥~~V5荡漾!

Rank: 7Rank: 7Rank: 7

签到天数: 676 天

[LV.9]博三幽灵

在线时间
535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6-3-30
威望
111949 点
金钱
321668 HGB
注册时间
2008-1-6
积分
158911
记录
8
日志
8
帖子
16788
精华
11
好友
712

08年度河工风云人物 乐于助人 论坛活动积极奖 要死了勋章 大富翁 美女 抢楼先锋 老不死勋章 周年庆突出贡献 河北工业大学110周年校庆专属勋章 解甲归田 电竞女神 火炬手

鲜花(183) 鸡蛋(24)
发表于 2009-9-13 14:54:59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完也觉得是意犹未尽~~~

世界何其美好,我要专心吃米

26

主题

2

听众

5011

积分

伴坛终老

Rank: 3Rank: 3

签到天数: 29 天

[LV.4]大四要死

在线时间
19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9-18
威望
6400 点
金钱
20496 HGB
注册时间
2006-3-30
积分
5011
记录
9
日志
4
帖子
229
精华
2
好友
28

老不死勋章

鲜花(2) 鸡蛋(0)
发表于 2009-9-13 14:59:56 |显示全部楼层
锦。。。锦。。。锦。。。文。。。文。。。文
流星再次撞击地球了!
『某些貼』         【限量發行】

141

主题

2

听众

3万

积分

七世轮回

一个忧郁的栖居者

Rank: 4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80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10-14
威望
27047 点
金钱
91579 HGB
注册时间
2006-6-3
积分
31602
记录
9
日志
3
帖子
2982
精华
9
好友
50

宣传大使奖 论坛活动积极奖 宣传大使奖Ⅱ 周年庆突出贡献 解甲归田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09-9-13 15:04:03 |显示全部楼层
5# 虚伪
这是我的家乡,呵呵。没什么值得兴奋的地方,遥远的北方塞外,淳朴的乡野山俗。
知晓...

文字里的世界......
{徐晓文}
美丽在那里?

我伸出双手,

掬到的
却是一片冰凉的花瓣

141

主题

2

听众

3万

积分

七世轮回

一个忧郁的栖居者

Rank: 4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80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10-14
威望
27047 点
金钱
91579 HGB
注册时间
2006-6-3
积分
31602
记录
9
日志
3
帖子
2982
精华
9
好友
50

宣传大使奖 论坛活动积极奖 宣传大使奖Ⅱ 周年庆突出贡献 解甲归田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09-9-13 15:10:00 |显示全部楼层
6# 小米虫宝宝
意犹未尽,呵呵,对不住了,我的记述不够详尽,待重头收拾,一饱看者睥睨吧。
知晓...

文字里的世界......
{徐晓文}
美丽在那里?

我伸出双手,

掬到的
却是一片冰凉的花瓣

183

主题

1

听众

4万

积分

七世轮回

Rank: 4

签到天数: 78 天

[LV.6]研二僵尸

在线时间
175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2-5
威望
31635 点
金钱
24951 HGB
注册时间
2008-5-27
积分
45061
记录
41
日志
9
帖子
6759
精华
0
好友
190

大富翁

鲜花(15) 鸡蛋(0)
发表于 2009-9-13 15:12:36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是家乡的事,怪不得这么了解。
不过你写的真的很不错!
励志的话
1、看不进书的时候就照照镜子。
2、看不进书的时候就看看银行卡余额。
3、看不进书的时候就想想新婚姻法

141

主题

2

听众

3万

积分

七世轮回

一个忧郁的栖居者

Rank: 4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80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10-14
威望
27047 点
金钱
91579 HGB
注册时间
2006-6-3
积分
31602
记录
9
日志
3
帖子
2982
精华
9
好友
50

宣传大使奖 论坛活动积极奖 宣传大使奖Ⅱ 周年庆突出贡献 解甲归田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09-9-13 15:13:33 |显示全部楼层
7# 恕我疏离
疏......离......?
知晓...

文字里的世界......
{徐晓文}
美丽在那里?

我伸出双手,

掬到的
却是一片冰凉的花瓣

26

主题

2

听众

5011

积分

伴坛终老

Rank: 3Rank: 3

签到天数: 29 天

[LV.4]大四要死

在线时间
19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9-18
威望
6400 点
金钱
20496 HGB
注册时间
2006-3-30
积分
5011
记录
9
日志
4
帖子
229
精华
2
好友
28

老不死勋章

鲜花(2) 鸡蛋(0)
发表于 2009-9-13 15:15:48 |显示全部楼层
11# 徐锦文


嗯  我有一天和雪人说  这坛子里好多人都不见了   比如你   结果你就。。。 诈尸了。
『某些貼』         【限量發行】

141

主题

2

听众

3万

积分

七世轮回

一个忧郁的栖居者

Rank: 4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80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10-14
威望
27047 点
金钱
91579 HGB
注册时间
2006-6-3
积分
31602
记录
9
日志
3
帖子
2982
精华
9
好友
50

宣传大使奖 论坛活动积极奖 宣传大使奖Ⅱ 周年庆突出贡献 解甲归田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09-9-13 15:28:56 |显示全部楼层
12# 恕我疏离
呵呵 ,那我就是复活了,重生了。谢谢关注呵。孤独了,寂寞了,回家看看。
知晓...

文字里的世界......
{徐晓文}
美丽在那里?

我伸出双手,

掬到的
却是一片冰凉的花瓣

141

主题

2

听众

3万

积分

七世轮回

一个忧郁的栖居者

Rank: 4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80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10-14
威望
27047 点
金钱
91579 HGB
注册时间
2006-6-3
积分
31602
记录
9
日志
3
帖子
2982
精华
9
好友
50

宣传大使奖 论坛活动积极奖 宣传大使奖Ⅱ 周年庆突出贡献 解甲归田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09-9-13 15:34:55 |显示全部楼层
《马桥》后记
马桥是一个确确实实存在的地方,这个以牲畜交易的场所是我所见过的,现在应该更名为北方牲畜交易市场了,这个跟大多数菜市场,花鸟鱼虫市场一样,买卖就是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物事规则。
但是在这个牲畜交易市场上,我想说的是,这里是心酸,是艰辛,是岁月的见证。
我写这部短篇要得益于一位中学的朋友,朋友在县委工作,工作之便利寄给我一本书,是关于家乡的一本书,写尽家乡从古自今的沧桑往事。
我的家乡在坝上。所谓的坝上,早在清时就被称作是“大坝”,清直隶总督府尹出独石口北巡的时候,提到“口外之山,绵亘千里,名曰大坝”。至此,坝上便由来,其实,“大坝”乃蒙语“岭”的意思,坝上高寒,海拔一千五百多米,这个在地理上因地势高耸,气候寒冷而并且连接大漠与中原的地理要道上,曾经是兵家必争之地,曾经的金元大战就在此地展开,近代与日伪的斗争也在这里进行,还有比较激烈的苏蒙援军的一场战役也在这里进行。这个几乎被历史遗忘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乡,曾经辉煌一时却如昙花一现般的元中都现在却成为一片荒凉的废墟。
兴衰交替几千载过去了,现在的坝上,因着古来便有的北方“丝绸之路”张库大道,正在蓬勃的发展,这个连接南北的交通要道起到了无可代替的作用。今日之家乡,是发展之家乡,我想写下更多,来歌颂我的故乡,我想回归那片热土,来建设我的故乡。
朋友给我寄来的这本书叫《无穷门外话张北》,无穷门是张北悠久历史的象征,是充满古老而神奇,美丽而辽阔的土地,是文化底蕴深厚,充满无限魅力的大漠草原。
细细回味,我这个生活在他乡的游子原来对家乡是这么的不了解,这个早在赵武灵王就称之为“无穷之门”的地方竟然是我第一次听说。“游子千里梦,依依桑梓情”。每年一次回家总是匆匆一瞥,满眼欣喜,家乡近几年的变化实在是大的惊人。前些日子听说在天津的某个繁华地段有关于家乡的宣传,据说是关于举办“坝上草原音乐节”的巨幅宣传,我喜出望外,我的家乡正在走出大漠,走出大山,走向祖国的每一个地方。这让我这个外地游子很是欣慰。
说到坝上,不得不说说我在文中提到的“天闲刍牧”。坝上被称之为“天闲刍牧”,意为天然的好牧场,这里曾经是南望中原的蒙人之地,游牧生活使得坝上混成一种游牧和农耕相并存的局面。在这个“美水草,少酷热”的地方,的确是畜牧养殖的好地方,所以马桥便应运而生。
马桥我是去过的,二姑夫就是一个这样的牙纪,走南闯北三十年,也算是心酸一生,曾经牵着马也去过马桥一次,也住在过马店一次,马店,现在不叫马店,而是以旅馆的形式,只是在宽敞的院内搭有简易的马厩,牲畜圈之类,便于南来北往的商旅们在此行宿,这种经历是鲜有的。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家乡吧。
知晓...

文字里的世界......
{徐晓文}
美丽在那里?

我伸出双手,

掬到的
却是一片冰凉的花瓣

8

主题

1

听众

283

积分

注册看看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在线时间
9 小时
最后登录
2010-12-29
威望
611 点
金钱
1568 HGB
注册时间
2009-9-11
积分
283
记录
2
日志
0
帖子
40
精华
0
好友
2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09-9-16 09:11:11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这些字就晕   太多点了吧也

建议你还是发在南大的论坛上比较好
作为女人说话更要掷地有声![url][/url]

331

主题

3

听众

12万

积分

VIP

古典鼓点

Rank: 7Rank: 7Rank: 7

签到天数: 702 天

[LV.9]博三幽灵

在线时间
2346 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30
威望
99302 点
金钱
299999 HGB
注册时间
2005-9-27
积分
128026
记录
0
日志
0
帖子
15845
精华
21
好友
58

解甲归田 骑行英雄 08年度河工风云人物 宣传大使奖 原创先锋奖 论坛活动积极奖 大富翁 老不死勋章 周年庆突出贡献 小报记者 河工论坛足球队功勋拉拉队队员

鲜花(18) 鸡蛋(0)
发表于 2009-9-16 18:35:08 |显示全部楼层
nnd
下乡的时候去的围场。。。
对坝上那是。。久仰了!
这是黑龙之年

141

主题

2

听众

3万

积分

七世轮回

一个忧郁的栖居者

Rank: 4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80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10-14
威望
27047 点
金钱
91579 HGB
注册时间
2006-6-3
积分
31602
记录
9
日志
3
帖子
2982
精华
9
好友
50

宣传大使奖 论坛活动积极奖 宣传大使奖Ⅱ 周年庆突出贡献 解甲归田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09-9-16 19:34:23 |显示全部楼层
16# 第一公子

公子有幸去一趟坝上啊 ,感觉怎么样?呵呵,怎么话说半句?
知晓...

文字里的世界......
{徐晓文}
美丽在那里?

我伸出双手,

掬到的
却是一片冰凉的花瓣

141

主题

2

听众

3万

积分

七世轮回

一个忧郁的栖居者

Rank: 4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80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10-14
威望
27047 点
金钱
91579 HGB
注册时间
2006-6-3
积分
31602
记录
9
日志
3
帖子
2982
精华
9
好友
50

宣传大使奖 论坛活动积极奖 宣传大使奖Ⅱ 周年庆突出贡献 解甲归田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09-9-16 19:42:35 |显示全部楼层
15# 纤手破新橘
我还是习惯放在这里 ,还是对这里比较熟悉,呵呵 ,谢谢你的建议。
知晓...

文字里的世界......
{徐晓文}
美丽在那里?

我伸出双手,

掬到的
却是一片冰凉的花瓣

331

主题

3

听众

12万

积分

VIP

古典鼓点

Rank: 7Rank: 7Rank: 7

签到天数: 702 天

[LV.9]博三幽灵

在线时间
2346 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30
威望
99302 点
金钱
299999 HGB
注册时间
2005-9-27
积分
128026
记录
0
日志
0
帖子
15845
精华
21
好友
58

解甲归田 骑行英雄 08年度河工风云人物 宣传大使奖 原创先锋奖 论坛活动积极奖 大富翁 老不死勋章 周年庆突出贡献 小报记者 河工论坛足球队功勋拉拉队队员

鲜花(18) 鸡蛋(0)
发表于 2009-9-17 18:31:06 |显示全部楼层
16# 第一公子

公子有幸去一趟坝上啊 ,感觉怎么样?呵呵,怎么话说半句?
徐锦文 发表于 2009-9-16 19:34

没上坝上去啊。。。
我那哥们儿还说请我骑马呢
结果领导商量后决定学生都回校他们上去玩儿。。。
我很。。。
半句就是这个意思了。。。。
这是黑龙之年

141

主题

2

听众

3万

积分

七世轮回

一个忧郁的栖居者

Rank: 4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80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10-14
威望
27047 点
金钱
91579 HGB
注册时间
2006-6-3
积分
31602
记录
9
日志
3
帖子
2982
精华
9
好友
50

宣传大使奖 论坛活动积极奖 宣传大使奖Ⅱ 周年庆突出贡献 解甲归田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09-9-19 14:55:16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原来是这样。那有机会一定请你去骑马。
知晓...

文字里的世界......
{徐晓文}
美丽在那里?

我伸出双手,

掬到的
却是一片冰凉的花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手机版|Archiver|河北工业大学非官方社区 ( 津ICP备15003977号-1 )

GMT+8, 2019-3-21 13:41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