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钟-河工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入住
查看: 2908|回复: 13

[原创小说] 【原创小说】错位的红颜

[复制链接]

17

主题

1

听众

3475

积分

以坛为家

Rank: 3Rank: 3

该用户从未签到

在线时间
7 小时
最后登录
2016-6-23
威望
1202 点
金钱
2727 HGB
注册时间
2009-3-13
积分
3475
记录
0
日志
0
帖子
25
精华
3
好友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09-3-21 15:17:07 |显示全部楼层
英雄梦,美人泪。
秀竹鲜翠欲滴,亭亭玉立。那一片漫无尽头的竹海,在我的梦中不断地浮现。

我叫蒙湘,是蒙恬的妹妹。史书上没有记载我的任何事例,并不代表我就不存在,而我在历史上真真实实地活过。其实,蒙恬不只有我一个妹妹,我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在我出生的那个夜晚,紫霞漫天,电闪雷鸣,魔气氤氲。母亲难产,一年轻道士自告奋勇替母亲接生,抱走了襁褓中的姐姐。母亲伤心而死,至今没有姐姐的消息。
    从我懂事的那一刻起,我们的秦王赢政早已统一六国,成为中国第一个皇帝。作为秦人,我理应十分荣耀。始皇对我们蒙家恩宠有加,先后封大哥、二哥为护国大将军。对我,就像对待他的女儿一样视为掌上明珠。我与太子扶苏如比翼鸟,似连理枝,尽管他比我年长几岁。皇上早有意让我嫁过去,可扶苏认为我年纪尚小,成亲也不急于一时。
    几潇春花几潇落,我渐渐出落成红唇粉黛,明眸皓齿的美丽女子。
   “湘儿,你好美。”站在身后的扶苏哥哥抚摸着我轻柔的青丝,伏在我耳边轻声说。他温柔的气息洒落在我的脸庞。 镜中面带红晕的女子,露出浅浅的笑容。
我本以为我们一生都可以这么简单,做一对快快乐乐的神仙眷侣。若不是皇上的望子成龙,执意让太子随大哥镇守北关;若不是皇上监督长城的修建,在错误的时间里,驾崩于错误的地点……
月光如潋。
    扶苏紧紧搂我入怀,熟悉的气息再次洒落我的脸上。
    “我明天就出发了,父皇说我回来就让我们成亲,等我回来。”我伏在他坚实的胸膛里,听完他的话,身体里的血液沿着血管瞬间凝固,一直凝固到尚有一丝温度的心脉,心脉在僵冷,一点一点地,我听得见心脉冻结的声音,我害怕它会禁不住,突然间碎裂。他的胸膛依旧温热,却融不化我这颗冰封的心。他似乎感受我的恐惧,再一次紧紧地搂住我柔弱的身躯。
    那一夜,我们彼此默然,借助冷冷的月光,他拥我上榻,亲吻我冰冷的双唇,温暖我僵冷的心,我把自己交给了最爱的男子。我伏在他的胸膛,侧过头,凄涩的月光爬上他英俊的脸庞,望着熟睡的他,阳刚带着几许阴柔,少了始皇的几分霸气。他是我的男人,一个将会统领天下的人。一种莫名的恐惧缠绕着我,害怕明天初升的太阳。
    鸟儿依旧飞进太阳的梦境,叫醒了爱睡懒觉的太阳,我的恐惧随着太阳睁开的迷朦双眼渐次增强。我无力阻止他的离去,等待我的只有无奈的泪水,汩汩地流淌。
“不哭,不哭,我会很快回来。等我!”他拭去我的泪水,浅浅的笑靥挂在英俊的脸上,“怎么还孩子气,将来怎么母仪天下?”我默默的替他更衣,那短短的时间里,我只想记住他的一切,我们的一点一滴。在他离开的那一刻,我执拗地抓住他的双手,久久不肯放开。“小妹,有你大哥我呢,你还怕殿下的安危吗?”大哥不知什么时候闪进来,戏谑般地回应我。 我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陪伴我的只有被泪水湿了的衣襟。

艳阳高照。
黄土漫舞轻扬的路上,一对锦旗飘飞的庞大队伍缓缓前进,队伍中央簇拥着一顶象征至高无上权力的黄色轿子,厚厚的幔帐却遮不住腐臭的气味,侍卫们都心知肚名,忌惮于丞相高高在上的权力,谁有胆量揭穿这个骇人的秘密。赵高依然洋洋自得倚坐在幔帐中,悠闲地哼着小调。
漫长的路途终于熬到了尽头,金碧辉煌的宫殿矗立在眼前,侍卫松了口气,却依旧心有余悸。心狠手辣的丞相会放过他们吗?
赵高提着丞相的架子,命侍卫把早已腐臭不堪的皇上抬进宫内,吩咐好一切,散布皇上驾崩的消息。 顷刻间,举国上下,悲痛不已。其实真正悲痛的能有几人,秦始皇的苦征暴敛,百姓敢怒不敢言。众人心中窃喜,期盼太子扶苏早日继任大统。太子性情温顺,体恤民情,深得百姓爱戴。
翌日,皇宫高堂,赵高发布先皇遗照,传位于皇二子胡亥。众臣皆震,一老臣拒不相信,大呼赵高篡改先皇遗照,要求拥太子即位。赵高下令斩首示众,老臣高呼:赵高阉人,天理难容。众臣皆惧,无人敢言。谁曾督见一旁的李斯额上细密的汗珠,袖间微颤的手指。
远在北关的太子丝毫不晓京中的变故,近日匈奴再次突袭,太子依旧与蒙恬研究防守策略。
阴云压空。
厚厚的幔帐,太子与蒙恬盘膝而坐,桌上碗中热酒沸腾,雾气朦胧。寒气侵入,霎那间,一队侍卫闯进帐篷,带头的宦官拿出圣旨,尖细的嗓音,“皇帝昭曰:太子扶苏图谋造反,念身份特殊,赐一白绫自裁。如有他人抗旨,一并处死。钦此。”两人惊鄂,侍卫递上白绫,蒙恬抽出腰间配剑,大声呵斥:太子在此,谁敢造次!众人皆惊,无人上前,带头宦官再度吼起尖细的嗓音:皇上御令,谁敢违抗!围上去!两人围在中央,太子提剑拂颈,蒙恬打落太子手中银剑,“殿下,皇上最看重您,不要相信妄言。先弄清真相。”诚挚的眼神,太子夺下银剑,仰天长呼:“自古孝义当先,父皇要儿臣死,儿臣不得不死。儿臣未有谋反之心,望父皇为儿臣洗清冤屈。”心中默念:湘儿,来世再见。血溅白绫,无意间,一滴泪划过脸际,渗入鲜红的血液。帐外沙土飞扬,好似席卷整个天际。
咸阳城内,百花凋零,落叶飘飞。
我立在窗前,秋凉的气息漫步整个咸阳城,却也冲不散它的繁华。今天是新皇的登基大典,我的扶苏在哪里,他知不知道他的皇位被人霸占。被针刺破的手指隐隐作痛,手中的绣帕浸上斑斑血迹,莫名升起的恐惧弥漫整个心扉。
几日后,太子造反之事传遍咸阳城,众人皆震。太子赐死,大哥押解入狱。蒙家上下沦为阶下囚。当日,我的家人连同丫头管家一同抓入天牢,惟有我,新皇格外开恩,封为贵人。
盈月斜挂。
豪华的轿子,轿中的女子眼如潭,眉如画,唇如粉,倾城的容貌。缦纱遮住了容颜,却遮不住她的哀伤。我无力地倚在雕花的窗框上,今夜,我将成为胡亥的女人。
碧月无痕,遥星难觅。愿做比翼双飞燕,问君何时重逢日。
翌日,乌云漫布,蒙家一干人等被推上断头台,刀起头落,刹那间,电闪雷鸣,大雨滂沱,仿佛洗刷世间的冤屈。我倚在窗前,悲痛的泪水汇如小溪,愤怒地流淌。一夜间,拥有显赫地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蒙家小姐,变成受人摆布的孤苦女子。
“不,我要报仇。”复仇的烈火熊熊燃起,胡亥、赵高……
暖香玉阁。
温顺的女子,脂香粉嫩,笑靥如花,柔情似水。笑靥的背后,暗藏杀机,他拂在我温香的肩头,微醉在熏香里,我从褥间抽出匕首,缓缓地移动,就要得手。顷刻间,一暗器打落悬空的匕首。“大胆,竟敢行刺皇上,抓起来。”赵高气焰汹汹地闯进来。我被侍卫狠很拖住,胡亥早已吓得面如土色,赵高一旁叫嚣:“贱人,皇上待你不薄,你怎如此不知好歹。”“你这奸臣,杀我全家,害死太子,上天饶不了你的。”啪,一耳光,我嘴角淌出血,脸颊剧痛。“拉出去,砍了。”他气急败坏地跳着。“别,别杀我的美人!”胡亥顾不得皇帝的尊严,裸露着身体跑过来。…
我被锁在冷宫,凄冷的宫殿,孤独的身影……
秋叶不知落了几回,赵高为投降楚军,逼死胡亥,结果却被乱剑砍死,李斯供认他与赵高篡改遗照,杀害太子,愧悔不已,病逝。
楚人一炬,阿房宫焚。
朦胧间,一中年道士引我出宫,尸首遍地,血流成河。恍惚间,一女子和我相同容貌,同样忧伤的眼神,身着宫娥的白衣。我的姐姐,朦胧的意识里幻化出朦胧的思念。那道士嘴唇微动,刹那间,我就是那宫娥,一袭白衣胜雪。

我走在路上,了无人烟,不知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肚子咕咕奏着交响乐,饥饿如潮水般奔涌而至,我软软地倒在路边。又是那片竹海,漫天的翠绿,在我的眼底升起,我孤身一人,却不觉孤寂。凉风袭来,飘不尽的亲切。朦胧中,清澈的水滴进唇间,浸润我干渴的喉咙。而后,我又沉沉睡去。好久,我醒来,一衣衫褴褛的年轻男子紧张地望着我,露出关切的神色,“姑娘,你没事吧。你都昏睡了三天了。”我是谁呢?头脑中浮现冷竣的眼神,英武的剑眉,刚毅的弧度,眉宇间缠绵的情思。他是我的夫君,叱咤风云的西楚霸王。
眼下救我的男子的眼睛钉在我的身上,“公子,谢谢你。”低头红晕分飞,男子意识到自己的失神,头转向一旁,“不用,不用,在下韩信,可否送姑娘回家。”,憨实的笑。我羞涩的点头。
月朗星稀。
幔帐外,微凉的秋风,吹拂飘飞的长发,凄清的身影,执拗的眸子。男子手握配剑,“妙戈,你在哪儿啊?”
亭雨楼台。
眉若柳丝,唇若樱桃的美丽女子手捧宝剑,似水的眸子里流转着柔波,“红粉赠佳人,宝剑配英雄。这是我家传宝剑,希望能实现你的抱负。”高大挺拔的身材,高挑英武的剑眉,黑色的眸子中流转着斩不断的情丝。男子接过宝剑,郑重地插入腰间,修长的手指扣住女子纤细的十指,不尽的缠绵。
漫漫长街。
狂暴的背影,疯狂的嘶喊,剑染尽了鲜红的血液,却拭不去他心头的悲愤。他的妙戈,私守一生的女子,就这样消失不见了。一切都那么突然,茫茫世间,他将怎样找到他的妙戈。他痛苦,他愤怒,疯子似地杀掉每一个路人。
男子拭去划过脸际的泪水,摔碎回忆的酒杯,苦涩的味道。
“大王,…”项羽摆摆手,示意他离开,他不想听。
“大王,虞姑娘回来了。”
“什么,在哪里,快带我去。”急切中带着欣喜。
我站在帐外,他来了,我的夫君,拥我入怀。英武的剑眉,深黑的眸子,秋波流转。那一刻,幸福的痕迹,爬过心际。
深情的楚霸王,透过坚毅的眸子,掠见一身狼狈的男子,捉襟见肘,令人厌恶。“他是谁?”不屑的语气,转身问一旁的士兵。“是他把虞姑娘送回来的。”“哦?那给他换一身新衣吧。”渗着一丝柔和。拥我入帐,留下韩信呆滞的神情。

“你想做什么?”依旧不屑的语气。
“大王,让我统领大军吧!我保证帮您打败刘邦。”诚恳的请求,坦诚的目光。
“就凭你,哼,不要以为送回孤的夫人就可以为所欲为!”戏谑地笑,轻蔑的目光。
“大王,让我尝试一下,我会实现我的抱负的。”
“你的抱负,好,我会让你实现你的抱负的。”他站起身,叉开双腿,手指朝下,“钻过去!”命令的口气。
韩信面露逊色,“大王,你这是干什么?我……”
“钻过去,想投靠我就得听从命令,哈哈!”狂野地笑。
“项羽,你欺人太甚,你……你会后悔的。”愤懑的眼神。
“哈哈,你不钻就杀了你,哈哈,钻啊!钻!”右手抽出腰间配剑,闪着冷冷的光。
“钻啊!钻啊!哈哈!”周围士兵跟着起哄。
“小不忍,则乱大谋。”韩信噙着屈辱的泪水,低下头,俯下身,缓慢地从他崇敬的英雄的跨下爬过。
“哈哈,”众人暴笑,“原来是个懦夫!懦夫!哈哈!…”韩信蹒跚离开。

断桥上。
一袭白衣的男子,清俊逸秀,眸似皓月,独一无二的美男子。如果是女子,必然是绝色佳人,却做了楚霸王的心腹将军,他是项庄。
手持绣帕,静静等待相约的女子。
“项公子,久等了。”粉色长裙的少女面带羞涩,谦谦有礼。
“没什么,小妹。”项庄犹如情窦初开的妙龄少女,露出腼腆的神色。
……
张良的女儿爱上楚霸王的心腹将军项庄,是张良最头疼的事情。他给不了女儿幸福,敌对的两方,怎能承载幸福的婚姻。年少奔腾的热血,不朽的诺言。终究面对的撕杀,生死两茫茫。

幸福在指间一点一滴流逝。

皓月当空。
帐内,我婆娑的舞姿,轻慢的脚步。他,我的夫君,仰头看我,眼神爱怜,遮不住的忧伤。琉璃夜光杯,荧光闪耀,举杯饮尽。我曼舞到他身前,夺下酒杯,“大王,不要喝了。”他顺势拉我入怀,同样坚实的胸膛,如此熟悉,我措然迷惑。
“妙戈,我会带你离开。相信我!”他决绝的眼神。
“不,你带着我会连累你的。”冷不妨间,我抽出他腰间宝剑,向颈中弑去,霎那间,剑锋上开出一朵娇艳的血花。他惊愕。
滚烫的泪水,在他瞳仁间徘徊。“为什么那么傻,留下我一个人。”
‘答……应我,冲……出……重围。’我举手想抚摸他憔悴的脸庞,半空中,垂下来。我死了。那一刻,我仿佛轻飘飘的,飞出身体,越飞越远。记忆的窗口瞬间打开,繁华的将军府,微笑的太子,奸诈的赵高,还有那片漫无尽头的竹海。我是谁?……
项羽抱着渐次冰冷的我,仰头长啸,震动整个漫野。
提剑整衣,走出帐外。营外早已四面楚歌。精壮的队伍,不屈的信念。楚军与汉军用彼此的鲜血诠释着战争的惨烈,战甲上恐怖的殷红花朵肆意开放。
项庄冲到项羽前面,“大王,你快走,楚国不能没有你。”挺起的长枪,誓死的决心。一个个被砍落的骑士,在他的刀下化作悲壮的亡魂。数不清的战马,杀不尽的骑兵。血花溅落到他的脸上,铠甲上,分不清是他的还是敌军的。他如血人一般,终究不敌,软软地倒下,冥不住双目,殷红的绣帕紧握在手中。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中人。
远方的小妹,苦苦等待。孤寂的身影,落寞的灵魂。
滚滚乌江东逝水,流尽多少英雄泪。
寒气袭人,散落的长发,撕裂的战甲,滴血的伤口。遥望乌江,不见尽头。扭颈顾盼,黑压压的汉军,遥无边际。领头的将军,戏虐地笑,“楚霸王,你也有今天!我说过,你会后悔的。”这个人是韩信。
项羽狂笑,“天要灭我,我不得不随天意。哈哈……”灰白的天际,苍鹰盘旋。长剑抹颈,染红了奔流的江水。

月色黯淡。
步履蹒跚的男子,磨碎的衣襟,暗涩的眼睑,垂下来的凌乱头发。他是逃离汉营的韩信。苍白的脸上写满无奈与愤懑。
时运不济,命途多舛。当空长哭,空有一腔抱负在心头。
远方传来马蹄声,越来越近,朝这边奔来。马上的黑衣人,收紧马缰,跳下来。
“萧丞相,……”
“年轻人,不要负气离开,我相信你的能力。真金不怕火炼。走,跟我回去。我已向沛公举荐你了。”
“丞相,您如此器重我,晚辈不胜感激。”瞳仁中闪烁着无限惊喜。
满眼翠色,凉风习习,穿梭于林间。我醒来,发现置身于无尽的林海中。熟悉的气息再次飘来,抵挡不住的亲切。面容清秀的男子,关切的目光,似曾相识。
“湘儿姑娘,你醒啦!”瞳孔间流着孩童般的兴奋。
我是谁呢?空洞的记忆,茫然的过去。
“你叫我湘儿,我的名字吗?”我迷乱的神色,紧张的思绪。“我到底是谁?”双手抚头,抓乱了丝丝秀发。回忆好似被漂白掉,没留下一丝痕迹。
他望着我紧张的动作,轻轻搂我入怀。“不要紧的,我会一直保护你的。”轻柔的声音,洒在耳中。
他带我离开了这片竹林,来到他居住的地方。
好大的将军府!每一个角落都浸透着繁华的气息,每一处庭院都飘散着威严的味道。我翘首仰望,酣畅地呼吸着,仿佛回到了童年时光。恍惚间,一男子清秀俊逸,一身威严。
“少夫人。”奴仆恭敬的唤我,低头而过。
夜阑珊。
我俯在栏杆上,透过淡淡的雾气,遥望星空。我的夫君,统领三军的大将军韩信。他的双手,环绕在我的腰间,轻伏在我的背上。颈上温热的双唇,腰间厚重的双手,缠绕着多少情思。
流星划过璀璨的夜空,打破了夜的安详。
“看,流星。好美啊!”我欣喜地叫着。

幸福竟如此短暂。
巍峨的皇城,华丽的殿堂。居高临下的是汉高祖刘邦。不知是那个无聊的侍者,吹嘘我的美丽容颜。皇上得知,不顾君臣之礼,召我进宫为他弄歌舞曲。
贪婪的神色,痴迷的眼神。
倾城的容貌,唯美的身材。
好色的陛下,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残酷的下令,逼迫我的夫君把我进献。夫君不从,带我逃离布满陷阱的皇城。
那片竹林,秀竹鲜翠,影印着我们快乐的脚步。我们安定的生活,在竹林下洒下片片光圈。
残阳如血。
我们在林间嬉戏,远方的黑点,越来越近,形成一个人形。
“萧丞相……”欲言又止。
“跟我回去,皇上知错了,收回了成命。”诡异的笑。
放松了的警惕,舒心的笑。哪知我们的松懈改变了我们的宿命。一瞬间,竹林间冒出一队队的侍卫,我们被围在中央。
骇然的表情,“萧何,你骗了我!”
依旧诡异的笑,那么灿烂。
我眼睁睁地看着无数的刀,剑砍向我的男子。我狂劲地哭喊着,却无力改变这一切。殷红的花朵肆意飘落,青色的竹海披上诡异的红色。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萧何拉起茫然的我,口中喃呢。忘却的记忆,重新展现,一个个熟悉的面孔,一幕幕惨烈的结局。
“你是那个道士!我是谁?是纯美的蒙湘还是刚柔的虞姬?”
“你,哈哈,我把虞姬的一缕游魂装进竹筒,幻化成人形。因为竹子是没有心的,可以装载人的灵魂。你就是我幻化出来的。”得意的笑。
    “我不信,我是蒙湘。虞妙戈是不是我失散的姐姐?”
“哈哈,一切都是假象。你出生那天,你母亲,不,蒙夫人难产,胎死腹中,我就幻化出你。”
   “不,那虞妙戈死后我怎么能复活?你取了魂魄她怎么活?”
“因为你只是她七魂八魄中的一个,所以她可以活。我施法术把你附回她身上,唤醒你的意识。死的还是她的肉体,你是她的灵魂,就脱离了她身躯。”
“我不信!你为什么这么做?”
“一切缘于宿命,哈哈哈……”他默念咒语,支离破碎的我,消逝在无边无际的林海中。
   
美人泪,断人肠。
一切真相了然。原来我只是一个没有心的秀竹,空空的筒装载着美人的一缕游魂。我在一个个男人的江山,阴谋,爱恨中徘徊。是上天冥冥中主宰命运,还是区区道士玩弄权术?
已有 1 人评分威望 金钱 收起 理由
喜欢说切 + 100 + 300 精品文章

总评分: 威望 + 100  金钱 + 300   查看全部评分

133

主题

1

听众

1万

积分

缘定三生

Rank: 4

签到天数: 1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186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1-22
威望
13678 点
金钱
7995 HGB
注册时间
2005-12-17
积分
12460
记录
0
日志
0
帖子
1624
精华
1
好友
42

老不死勋章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09-3-21 15:44:37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不下去,占沙发
如果输了今生,
那我也不要来世!

182

主题

2

听众

3万

积分

七世轮回

龙少卍

Rank: 4

签到天数: 39 天

[LV.5]研一诈尸

在线时间
178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8-15
威望
32548 点
金钱
38127 HGB
注册时间
2008-3-19
积分
30412
记录
2
日志
1
帖子
3812
精华
0
好友
63

河工论坛足球队功勋拉拉队队员 乐于助人 新人进步奖 老不死勋章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09-3-21 16:06:04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第二
好长...
谎言,也只是为了看到你的笑....

253

主题

2

听众

9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157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8-6-12
威望
46619 点
金钱
181095 HGB
注册时间
2008-4-5
积分
91837
记录
33
日志
24
帖子
4068
精华
58
好友
86

本期优秀斑竹

鲜花(33) 鸡蛋(0)
发表于 2009-3-21 21:20:28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楼主很有想象力,也有思考,呵呵,说个题外话,就我认为,就算扶苏公子上位秦国仍难逃灭国,嬴政暴政已让秦国岌岌可危,其次,韩信的胯下之辱不是项羽吧,呵呵,楼主努力哦,写的真的很好!!!!
可怜的月亮爱好者

480

主题

15

听众

15万

积分

VIP

风流倜傥~~V5荡漾!

Rank: 7Rank: 7Rank: 7

签到天数: 676 天

[LV.9]博三幽灵

在线时间
535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6-3-30
威望
111949 点
金钱
321668 HGB
注册时间
2008-1-6
积分
158911
记录
8
日志
8
帖子
16788
精华
11
好友
712

08年度河工风云人物 乐于助人 论坛活动积极奖 要死了勋章 大富翁 美女 抢楼先锋 老不死勋章 周年庆突出贡献 河北工业大学110周年校庆专属勋章 解甲归田 电竞女神 火炬手

鲜花(183) 鸡蛋(24)
发表于 2009-3-23 11:21:29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
但是人称有一点点乱哦~~
既然用了第一人称就不能直接写其他人的内心活动了
比如一开始“我”就不应该知道扶苏临死前想了什么。
然后那个应该是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吧。
然后那个壹贰之间能不能多空几行呀,或者是换成大字,呵呵~~
这样可能比较清楚一点~~

世界何其美好,我要专心吃米

28

主题

1

听众

959

积分

偶尔光临

白衣卿相

Rank: 2

该用户从未签到

在线时间
4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3-7
威望
1970 点
金钱
4620 HGB
注册时间
2009-5-31
积分
959
记录
0
日志
0
帖子
94
精华
0
好友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09-9-22 10:10:09 |显示全部楼层
总感觉有点乱,不过还是挺不错的!

141

主题

2

听众

3万

积分

七世轮回

一个忧郁的栖居者

Rank: 4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80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2-10-14
威望
27047 点
金钱
91579 HGB
注册时间
2006-6-3
积分
31602
记录
9
日志
3
帖子
2982
精华
9
好友
50

宣传大使奖 论坛活动积极奖 宣传大使奖Ⅱ 周年庆突出贡献 解甲归田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09-9-22 18:38:15 |显示全部楼层
自古红颜多薄命,美中不足叹人生!
知晓...

文字里的世界......
{徐晓文}
美丽在那里?

我伸出双手,

掬到的
却是一片冰凉的花瓣

74

主题

4

听众

2万

积分

缘定三生

Rank: 4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大四要死

在线时间
81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9-18
威望
20551 点
金钱
94405 HGB
所在学院
外院
注册时间
2010-1-3
积分
23490
记录
31
日志
8
帖子
2543
精华
2
好友
225

美女 论坛足球队队员

鲜花(16) 鸡蛋(0)
发表于 2011-1-3 04:54:30 |显示全部楼层
美人泪,断人肠
无心秀竹空思量
认真过。

18

主题

1

听众

3791

积分

以坛为家

Rank: 3Rank: 3

签到天数: 39 天

[LV.5]研一诈尸

在线时间
18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6-2-19
威望
5340 点
金钱
19074 HGB
注册时间
2010-3-19
积分
3791
记录
1
日志
0
帖子
470
精华
0
好友
8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1-12-29 23:13:07 |显示全部楼层
真长。。。你骂我俗吧,我真看不下去‘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手机版|Archiver|河北工业大学非官方社区 ( 津ICP备15003977号-1 )

GMT+8, 2019-3-26 10:20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